关灯
护眼
字体:

一零九、伪装(h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于澈原本还在为在她卧室发现的东西烦躁,听到她的坚定地像誓言一样的话,拉着她就亲了上去。

两个人站在沙发边又亲了好久,于澈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把陈依书包推到地上,想把她放到沙发上,陈依却在听到书包落地的声响时回了神。

今天去交流会,县教育局的领导也来了,还给她们每个年级考到县前十名的学生发了纪念品。

他们高二的是一个日晷的摆件,寓意一寸光阴一寸金,让他们珍惜现在的日子。

陈依赶紧把书包捡起来,又从后面拿出了那份纪念品,还好没有磕坏。

她又捧起来,高兴地和于澈说除了纪念摆件,还有奖状和一千块的奖学金。

她今天太开心了,并没注意到于澈细微的不对劲。

而于澈却注意到了她那堆书里的那本物理学习资料,是夏煜今天特意给她的那本。

“这是哪里来的?”于澈翻着手里的东西又假装随意问道。

这本资料封面除了“物理资料”四个字外什么也没有,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学习资料,一般学校都会发,要说并不会起眼到被指出来问。

但陈依却没想到这个问题,她的心在于澈问起的时候都在紧张和犹豫。

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于澈。

告诉于澈,他可能又会吃一些莫名其妙的醋,然后趁自己不注意丢掉,但陈依又不想骗他,而且现在也有些不太敢骗他。

“这是今天去交流会…偶然碰到的夏吟的哥哥给的,他是叁中的物理实习老师,说是作为那次的赔礼…”她的声音越说越小,看见于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淡。

“就是寒假去哈尔滨滑雪,撞到我的那个姐姐的哥哥。”陈依怕他一时没想起来,又解释,“真的是偶然碰到的,而且他也给了林喜一份,不是只给我的。”

于澈静静看了她两秒,确认了她没有和自己说谎。

只是赔礼什么的,仍旧让他不爽。这次没请她吃成饭就把这种东西当作赔礼,那下次遇见呢?又送他自己做的什么?

他还记得在医院遇到那对兄妹的时候,两个人对陈依过分殷切的关心,和夏煜看向陈依的眼神,歉意和愧疚里还有几丝好感和好奇。

他又问陈依,“你和夏吟还在联系吗?”

陈依摇了摇头,“在哈尔滨那天她问我医药费后,回来之后只有一次联系,那次还是你拿我手机回的她的微信…”

她表情和语气还有些委屈,但陈依只是委屈于澈总是乱吃醋,然后对自己这么冷漠,说话像质问一样。

而于澈却觉得她是在委屈自己约束了她,困住了她的自由。

可他自认为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自由了,他都让她一个人回这里了。

只是现在他实在压不下心里的戾气,一个林衍就够没完没了的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这么有“缘分”的夏煜。

为什么这些人,要么从小就和她有羁绊,要么又像天赐的有缘分一样。

而对比起来,自己好像只有卑劣的强迫。

于澈目光有些冰冷落到自己手上的物理资料上,动作轻蔑,一下把东西扔进了茶几旁的垃圾桶里,空荡的垃圾桶内被砸出“咚”地一声。

强迫又怎么样,总比人被别人拐跑了好。

“不要别人的,我帮一一整理一份好不好?”他心里是压不住的厌恶和暴戾,脸上却是受伤的脆弱,渴求他在她这里全方面的独一性。

学会伪装的狼,纯真心软的小白兔连凶都凶不起来了,只能陷入他的圈套里。

陈依看着垃圾桶里的东西,暗暗轻叹,只有还是等于澈离开后再捡回来收起来了。

她的目光太过直白好懂,于澈脸上阴鸷渐生。

“一一又要捡回来吗?想藏在哪里?”

陈依听他这么说,不免想到于澈应该是发现了自己把他丢了的林衍的书捡回来,又藏了起来…

“于澈,我…”

“恩…你是想说没有捡回来藏起来吗?”

他的语气越来越淡漠,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冷厉,陈依紧抿着唇有些不敢再开口。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生气了,刚才还装得可怜,她才总是被他骗。

于澈俯身靠近她,手掌覆到她颈后,他的掌心很暖,陈依却觉得那块皮肤冷得在战栗。

感受她身体抖了一下,于澈的手又抚摸着她的后颈,最后握紧了抬起迫使她看着自己。

“宝宝,对着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很不乖。”

他说着又一口咬上了她的唇,少年像是泄愤一样的用力,陈依感觉嘴唇都被他咬破了,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她下意识想用舌头去舔伤口,却又被于澈卷走。陈依被吻得脑袋都发着懵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他抱进了卧室,全身都被脱光,陈依在他下身的粗硬迫开花穴挤入狭窄的甬道时才被痛得清醒了过来。

她喊着疼,身上的少年却操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